95.10.14

一點了才逼自己到床上去,
不是因為累了,而是因為今天還有一天的研討會,
也不知道翻了多久,反正之後是睡著了。
睡了跟沒睡一樣,因為夢很亂。

才走到學校就累了,而且鹿沒有來,
說真的這樣聞薄荷條也沒有用,
我真的開始點頭了,
坐著很難睡,但我又不想趴著,
不過最後睡意敵過不舒服。

中間的茶敘,我立刻到外面灌了一杯咖啡
不過我真正的清醒應該是因為鹿的出現。
她說她剛剛送友人去故宮,
我心想好險。

嵩哥說,每個人的眼睛都在替別人打分數,
他說你們到底看不看書阿?書都寫在那裡了!
他昨天很激動。
「誰說一定要說話?你們沒有眼睛阿?」

第二場的專題演講,我看到昨天那個西方人坐在台上,
喔原來是瑞典人,就是馬悅然教授,
昨天那同他牽手的女士,我更正為應該是他的女兒。
周志文教授主持,笑贊其童顏鶴髮。
氣氛忽然輕鬆了,比較不悶,
而我精神忽然很好,
鹿和嵩哥一定都有魔力。

下午的茶敘時間,跟鹿說到訪問校友的事,
他問我有沒有時間,我坦白說還在想史記怎麼辦。
「我想跟陳恆嵩老師問一下。」
『跟他說妳不去就好啦,一堂課不去又不會怎樣。』
「ㄜ……我想,還……還是要說一下吧……」
『妳就跟他說是鹿憶鹿要妳去訪問的…阿我跟他說好了,我跟他說妳不去上課好了。』
然後她又很忙碌的去和學者打招呼,
倒了杯水,又轉身坐下來,說了中文系的笑話。

沈在附近,我不希望她會認出我是二C的學生。

目光如豆,目光不如豆,我面對的是怎樣的一則謊言?
還是立法院的笑話嗎?
真子,不是小狗狗喔!枉費了狗狗那麼可愛,
我想到那樣亦辱沒了豬,
應該說是「渣」,不是「人渣」喔!那樣會辱沒了「人」

「多人還是相信妳阿!」品璇說「大部分的人。」
因為她相信,並很驚訝為什麼我不知道。

風吹著我的沈默,然後我們都不說話了,
但是都知道彼此的決定。

會議之後,我跟鹿道再見,
很多事情都是我想太多,
我不是沒有看透只是不願意相信。

負負能不能得正?







「我覺得妳可以。」

謝謝老師。

我要記住所有的期許所有的心虛然後努力
我沒有什麼好只是因為你們的肯定所以我要試著做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