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與夢的邊際,妳,又回想起了些什麼?

終於告別了失眠,最難熬的那一段早就已經過去了。





夏天之後。

奇奇。

「於是,」妳說:「失去了就會永遠失去,再也,沒有辦法回來了。」



海蒂的羊。

阿爾卑斯山。

冰河。





妳以為妳已經遺忘了。





深邃的黑眼睛。

回眸。

來自希臘的輪廓。

兩對眼睛。

人群。

凝視。

所以。





喔,妳以為,妳以為妳已經遺忘了。





他微笑著, 妳沒有問起那張字條。
有人經過妳的面前,妳想著有沒有一天是可以取代的?

小路依然孤獨,但是沒有雨。
天晴卻冷冽。太陽跟氣象合夥欺騙。

安靜的圖書館裡流動著不安靜的思緒。

太多眼神告訴妳妳們曾經相遇。你們,曾經相遇。





很重要嗎?





對於說妳心機重的說詞妳一下子就接受了,
只是對於敗遲雖然沒有生氣卻耿耿於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