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1.12

我們在進行一項抗爭,關於東吳中文的積習。

我們在進行一項抗爭,
關於學生選課的自由,
關於教授堅持把沒有人想修的課改成必修。

我們在進行一項抗爭,
關於開會時教授們總是使用多數暴力
關於教授不願組織課程委員會,還說課程不是為人而設計的。

當我們從高中的制式化中,
來到所謂多元的大學,
我們卻在自由的掩飾下,受著制式的壓迫。

今天,我從老師的研究室走出來,
感覺很沈重,很沈重。
我看到老師眼中的失落,我看到
懷有熱忱的老師,對現實失望。
我很難過。

老師說,抗爭又怎樣呢?沒用啊。
有一句話我從喉嚨吞回去,
我本來想問老師關於我想要離開的事。
我想告訴老師,我知道沒用,如果這樣
我想離開。

我想離開我不想背負的沈重,
我想離開,我想到我想學的地方
我想到自由的地方學我想學的
這不正是大學的意義嗎?

我以為他是的啊!

但我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現實?
我面對的是一個巨大專制的高層認為他招收的學生基礎薄弱因此強制學習詩詞。
我面對的一門沒有人想上的課程於是系上決定將他列為必修
於是都是學生的不對我們不應該不修詩詞
我們不能因為老師的私德而否定他的課或者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私德只覺得我要上課學生就必須聽。
他為了顯示讓步,遂將全國僅有的唐宋詩欣賞改成全國首例的韻文導讀

我面對的現實是,
高層認為不到一百年的白話文不能跟五千年的文言文比因此強制學寫文言文
給學生的理由是這樣比較厲害
在崇尚自由的今日規定作文格式叫起承轉合,
你可以不按格式寫只是分數會很醜。

我面對的現實是,
高層要求教授教他所不擅長的領域誤人子弟,
因此學生被迫聽教授照本宣科教授還要求學生考試答案必須照本宣科。

我不想打太多標點符號,這樣將緩和我的質問。

我們在進行一項抗爭,還有人說家醜不要外揚吧!
不要公開的說,好歹都是東吳人。
如果他今天不要面子我們還給誰?
如果他今天斷了所有的溝通管道還告訴我們家醜不要外揚可不可笑?

我真的很難過,很怨怒。
我不想看老師這麼失落。
雖然老師還是很開心的跟我說書的事
雖然老師還是很認真的跟我講解相關的分類,
他大概是覺得我會繼續修他大二的課吧!
我會喔!如果我沒有離開。

如果我離不開。

抗議還在繼續。
然上層仍裝聾作啞的置之不理

鹿老師是我散文的教授,她真的很勇敢!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老師,謝謝妳!
這是我應該學會的勇氣,
我曾經有過,只是放棄了,
我會重新去找他,找回,勇氣。

http://www.scu.edu.tw/chinese/cpgb/guest.php
以上為東吳中文官方留言版,詳情請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