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6.09

我在思考的,是一個歸屬的問題
愛情的歸屬嗎?抑或是一個團體的歸屬?
為什麼人類會需要歸屬?
於是失去歸屬的我,也活在世俗的定義中因此感到不安嗎?
因為我告訴自己我需要歸屬,所以行動上出現了目的性。
如果,我發現我其實不需要歸屬,
如果我就此消失在世界上,
不是形體的消失,而是聲音。
一切就真的變得很低調,只剩下文字,
只剩下符號和符號的拼湊,和人類揣測的思緒。
聲音拒絕解釋,拒絕的理直氣壯
因為文字只屬於自己,真相或誤會,聲音覺得辯白很累。

它比較想要唱歌。

接下來的一個月跟地獄一樣
很可怕,很不安,我已經不想要很亮眼
只希望不要交白卷上去。
昨天是聽著佛經睡著的,很好,沒有夢魘。
也許是因為昨天跟教授說的時候
他給了我一個微笑,並允諾教我。
他之前在班上說過,我們叫他一聲老師,
他也沒有義務什麼都要教我們
他知道是一回事,跟教不教沒有關係。
雖然那時不是針對我說的,是跟另外一個男生。
所以當他給了我一個微笑,
我心中便踏實了許多。

腦袋很輕,覺得沒有重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