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看著訊息,忽然很後悔在之前的家族聚餐上裝乖。

在雙方父母正式見面之前,妳已經在找喜餅的訊息,

而準婆婆竟然試圖干涉女方的餅要什麼款式,

真的是住海邊。

都住海邊了,怎麼管不住酗酒的先生呢?

只能對晚輩頤指氣使,下指導棋的嘴臉真是噁心到了極點。

 

這婚結的卑微,男人窮,這沒關係,

家是兩個人的,困境,也兩人一起面對,

風雨同舟,這是妳的選擇。

但準婆婆一副你要嫁入豪門的霸氣,

笑死人。

這「豪門」唯一的長子唯一的長孫是什麼都拿不到,

房子都被姑姑們佔走了,姑姑們的房子在吳興街是一棟又一棟的在出租,

但卻一副無以為繼的樣子,死賴著娘家的房產。

逃了多少稅就不談了,無恥至極。想到都覺得髒。

跟男方姓有什麼好?他家的男人命裡都是劫財,

劫財的都是女人。

妳認清了這件事,不如自己的男人自己劫,

還好妳的物慾不多,劫了財,也只是放進自己的戶頭裡。

是阿,沒花掉的錢都只是存簿上的數字,

但那數字令你安穩。

 

妳不太看偶像劇也不太看鄉土劇,

每次媽媽在拿鄉土劇的劇情教訓妳的時候,

妳總是在心裡翻白眼翻到後腦杓:「這種東西現實生活怎麼會有。」

 

有呢,還變本加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