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不要問我這些故事的真實性,我只知道我看到的,和我寫出來的,都不過是冰山一角,我能肯定的,只有心中那深深的不平,不是為了我自己,我的冤早在進入升學班經歷了種種幸運後,就算扯平,但是,事件並沒有落幕。

我一直相信,世事都只是一種循環。那些被放棄的孩子,他的下一代也極有可能被放棄。民主與否,安樂與否,自由與否,都只是表象,真正的桎梏在於人心潛在的階級。

我想表達什麼?也許很重要,但我無能為力,我不能改變一個世界,而我所相信的善其實很微小,我只能消極的留下隻字片語,期待有一天,人心能慢慢淨化。

如果,這是結局,我還是不想放棄。

### Story

我剛剛才從監獄回來,心情如往常一樣沈重,洛兒又入獄了,「又」,從認識到現在,我想,他在看守所和監獄的時間,大概就佔了他生命的三分之一。到我成年,能獨自入獄探視他時,我們就幾乎沒有在獄外見過面了,總是我收到通知,說他在獄裡,我和良才會趕去。

「公主。」

總是這樣,他先叫我,而後沈默很久。我會哭,良會抱我,安慰我,他則滿臉歉疚,不發一語。就這樣三個人很沈默,直到會客時間結束。

就只有這樣,如果不是明白彼此身上都有太多傷痕,又怎會……。語言是不必要的,即使我們的路已經分開了這麼久,但那深邃、複雜的眼神,是時光所帶不走的。

我想說什麼?有很多,卻多到不知從何細說。洛兒要我寫,寫關於我們的故事,那也許就包含在裡面了。也許吧!我還想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pplesoul 的頭像
ripplesoul

*修煉*勇氣、謙卑及其他

ripple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